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桐柏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3 03:01:20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桐柏白癜风医院,洋县白癜风医院,东乡白癜风医院,景泰白癜风医院,吃保健品治疗白癜风有效吗,济南治好白癜风的药物,济南白癜风是否遗传

本文来自豆瓣网友: 三水

关注微信公众号“每日豆瓣”,回复“今晚我有空”,看看大家晚上都在看什么。

明澈见底的河水,像一片被微风鼓动的绸缎,诗人深一脚浅一脚的朝着暗河走去,一尊洁白的雕塑,倒戈在河中,被水流冲刷的像头发一样顺利的水草用细嫩的草尖轻触着石雕的肌肤,像少女用指尖摩擦着爱人的面庞。诗人每走一步,那水中便生出一缕浑浊,但很快这浑浊就被清澈带走,如同青烟袅袅的消失在天空中。这条流动的河,生长在塔可夫斯基的电影《乡愁》中,缓慢柔软而悠长哀愁。水的流动,让人首先想起时间,随后想起生命,而如此明澈的流水,更使人想到了生命的中的纯洁和高尚。

诗人后来立在一片明湖中,那是河流的源头,他躺在岸上,喃喃的念起了父亲的诗歌,衣柜里的一件黑色大衣。当然,诗人永远回不去了。我试图去读懂这部影片,可结果不尽人意,除了那片名《乡愁》 使我感到诗人寻觅归宿之外,便只剩下感性的感受。于我而言,就像是喝下了一杯白酒,喂养喂养体内的酒虫。

对于河流,我天生恐惧,就像对待高空一样。如果可以,我几乎会亲吻它。这感觉怪异,恐高者立于高空,害怕的同时会产生跳下去的冲动,然后是眩晕和心悸,一种如同看见一个人被另一个人用菜刀一刀一刀的将头剁下来一样的感觉,脑海里会立马画出一具尸体的模样,然后追上来的是亲人面对死状的痛感。河流同样如此,我在童年的光影里能够见到相同的河流,那是夏天的时候,坝子里绿色的波浪涌动,光和影子的交配在中午时候抵达极点,灰尘漂浮在空气里,像金粒覆盖着我如笋尖般的少年,河流里流淌着清澈明净的河水,悄无声息,只在开口的地方发出吹奏的管弦音乐。河底是黑色的淤泥,平铺着,紧贴着冰凉的河底,河水流过就像软弱的墨汁,使那些聪明翠健的水草丰沛而主动。神眼将地图扩宽,河流穿越村镇朝外流去,这是我们的河流,我们将其截流,一部分遗留在绿波之下,听凭风吹草动,稻穗掉落,他们宽容如乳汁般接纳一切。

也就是那个时节,我和我的哥哥,一起走在河堤上,水里映照着一条青色的天,我们被烈日蒙蔽了双眼,哥哥眯着眼睛走在我的前面,我眯着眼睛看着他的后背,我们不由自主的同时去看脚下的河流,不远处河的中间一座水泥的分流石,将它一分为二。水里映现出我们单纯的模样,深深浅浅,摇摇晃晃。脚下是软绵的青草,我已不太记得了。这不过是我记忆中一个简短的片段,不具备任何的意义,甚至以其重要性来判决的话,它简直不值一提。而我们正是以这种重要性将所有的诗意逐出了脑海,然后再重新寻找。这是一种极度的可笑。我有一种自负,一种有如先知般的自负和预感。尽管我认为这显得有些骄傲自大,可事实一再的提醒我那些预感的正确性。我们今日的一切诗意和美感,均来自于我们童年的那些经历,我们的每一次写作都是一次重回童年的经历,每一种情感都来自于那个20年前行走在河堤上的孩童。当他尾随他的哥哥走在那条河流的边上的时候,他的哥哥背对于他,却不知这个孩童那时候居然萌生出一个想法,便是冲上前去将他一把推到河中,他眯着眼睛看着哥哥的后背,那么穿着一条黑白条纹背带裤和凉鞋的比他稍大两岁的男孩正浑然不觉在他身后魔鬼来到他兄弟的脑海。后来,他们一起奔跑在了那条河堤上,哥哥大叫着“蛇来了。”弟弟便恐惧的跟在他身后。恐惧使得魔鬼无影无踪。

如今,当我重新立在一条河边,立于一座高楼之上,都产生了同样的想法。倘若我独自一人,我便想,跳下去的人是我,倘若有另一人我便想,推下去吧。这一切都是流动的水赋予我的情感记忆。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云南根治白癜风的论坛